鲤锦餐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中国制造业 敢问路在何方?

发表于:2019-07-03 10:29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从去年以来,东莞、江苏等手机代工企业集中的区域接连传来坏消息,万士达、联胜科技、闳晖科技、奥思睿、诺基亚接连宣布停产,而更多的中小手机代工厂商面临着无米之炊的窘境。今年初,兆信通讯实业的董事长高民留下一封绝笔信便选择自杀的方式离开人世。

  手机代工企业所面临的困境,恰恰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有制造业人士称,去年至今,随着产业环境的变化,不少处于最低端的代工厂已经到了挺不下去的边界,长单变短单,招工也困难,中国制造业早已风光不在。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业一度成为了世界最大的代工厂,把各种物美价廉的商品输向国内外市场。很多珠三角制造企业也逐步成长起来。而如今东莞、深圳等地为代表的珠三角制造业,特别是中低端为主的生产加工企业正面临着集体煎熬。如果我们再去东莞这样制造业集中的地区实地看一下,因大量企业倒闭,空置的厂房多了。一些曾经热闹的商圈也基本看不到外地人。那么是什么使中国制造业面临生存危机的呢?

  首先,经济不景气,造成订单少了,竞争更加白热化。拿手机代工企业来分析,从小米、荣耀等电商品牌入局以来,手机价格的红海竞争愈演愈烈,而由于品牌集中度的集体上升,杂牌山寨手机或者在技术创新上跟不上市场脚步的手机厂商,其市场空间越来越小。大牌的手机才几百元一部,山寨货的价格优势立刻就被打掉了,根本卖不出去。这种市场形势使过去以杂牌山寨手机为主要代工客户的代工厂家开始吃不饱。

  现在很多制造企业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行业激烈竞争,使利润一压再压,几乎到了无利可图的境地。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还吃不饱订单。另一方面每天企业在各方面的支出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以很多制造企业哪怕没有利润,只要订单能够维持住工厂的开销,保持生产线的正常运行就可以了。这样的日子简直可以用煎熬来形容。

  再者,用工成本上升,利润追不上成本上升的速度。所以制造生产企业面临要么歇业,要么外迁的尴尬。在珠三角地区的消费电子制造业毫无成本优势,目前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比2014年的标准1808年增长了222元。更要命的是,一些制造企业既使招来了人,花了大量的精力、财力进行技术培训,最后还是很难留住熟练工人,这也直接导致企业的用工成本的上升。

  在用工成本不断攀升,人口红利优势不在的情况下,很多制造企业不得不选择外迁的方式来降低成本,他们往往选择东南亚地区,因为越边的用工成本只有深圳的一半。除了外迁能使制造企业劳动力成本下降外,像越南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其本身也享受一些最惠国待遇,这对于欧洲的客户来说,在税收上可以减少三四个点利润支出。

  最后,鉴于当前虚拟经济带来的巨大财富效应,以及实体经济利润普遍微薄。很多制造业主觉得办实体经济太艰难,干脆选择脱实向虚,早已不把精力放在实体生产上面,而将更多财力投向了房地产、股市等虚拟经济领域。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PPI创下三年来新低,4月份PMI回落到枯荣线之下,珠三角制造企业减少三分之一,而我们的股市、楼市却依旧非理性繁荣的主要原因。

  随着人口红利逐步消失和国内制造业竞争日趋白热化,大家正担心中国制造业能否度过漫长寒冬?虽然,制造业发展有了对外对内的两条思路,但完成起来并不容易。一条是练好腿功走出去,输出产能过剩,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这样国内市场激烈的竞争格局就会缓解。另一条是练好内功,加快转型升级,启动中国制造2025计划。但是会有很多制造企业会因转型失败而倒在前进的道路上。

  其一,4月16日,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的A股市值总和为7382.39亿元人民币,(按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6.1305元计算)折合1204.21亿美元。合并后的双车已经超越了在国际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德国西门子(市值为1142亿美元),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机车制造企业。业界预计,随着中国制造2025规划方案启动,未来几年内会有更多的中国制造企业进入世界排名前列。

  不过笔者认为,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将过剩的高铁产能输往国外,这是国家层面的对外合作模式,而作为中国中低端领域的民营制造业要将过剩的产能输送到国外,并非易事。一方面要受到国外贸易保护主义的打击,使输出过剩产能的企图遭遇挫折。另一方面输出过剩产能要受到国外的政局变更、法律不熟、当地社会文化不清等风险,真正将中国制造业的过剩产能全部输出去,恐怕并非容易的事。而作为政府部门应该牵线搭桥,为走出去的制造企业提供更多的便利。

  其二,练好内功,艰难转型升级。一方面,更多将机器人来替代枯燥的人工操作。民营车企纷纷受益于生产自动化。譬如比亚迪已经掌握了电控、电池、电机方面的核心技术,可遥控驾驶汽车速锐在比亚迪工厂生产,公司引进ABB自动喷涂及焊接机器人,自动化程度达70%以上。从笔者实地调研来看,珠三角人力成本的上升正在倒逼企业机器换人。

  另一方面,中国制造业之所以出现当前的生存困境,这意味着过去的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生产方式已经难以持续了,中国制造业应该向中高端领域转型升级。我们拿钢铁行业来看,一边是像螺纹钢等低端钢材产能过剩,竞争激烈,另一边像高铁、航母所用的高端钢材却还需要大量进口来解决,所以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已经刻不容缓,再继续做别人的代工厂,是没有前途的。

  面对东莞、深圳等地的珠三角制造业所面临的困境,政府部门除了降税减费之外,还应该给制造企业走出去,消化过剩产能,创造必要条件。另外对于国内制造业来说,随着用工成本的攀升,机器替代人工已是大势所趋。当然中国制造业最根本的还是要苦练内功,转型升级,由原来的低端制造业向中高端制造业转型,而唯有这样才能打开更多的国际市场大门。当然很多企业可能会因转型失败而夭折,但这恰是中国经济转型中所必须面临的阵痛。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nnyjd.com/xinwen/2183.html

栏目:新闻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