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锦餐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这一仗规模不大,险因突发变故而流产,战后为何引起各方震动?

发表于:2019-05-06 10:10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1939年4月30日,活跃在鄂中地区的湖北应城抗日游击队对日伪军据守的云梦县城发起突袭并顺利攻克了。这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正式打响前还因为突发变故差点导致作战计划流产。但战斗结束后,却在当时引起各方震动,影响非常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战斗前的一天,为打好这次突袭战,长期在应城指导工作的鄂中特委领-导人陶铸,主持召开了支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

据第一支队长徐休祥介绍,此前,他已根据陶铸的指示,与云梦城内的爱国商人邓品坷取得了联系,还利用亲戚关系在伪军中安插一个内线。

根据情报和侦察得知,日军因忙于西侵,云梦城里只有日寇一个宣抚班,另有几十名伪军,都住在城内西南角的一个大庙里。南门右侧不远的城墙,有云梦沦陷前日寇飞机炸垮的一个破洞,可作为入城的突破口。此外,邓品坷答应,在部队行动时,他自愿到清明河渡口接应,为部队进城引路。

听完徐休样的介绍,与会者一致认为,这次攻打云梦县城机会难得,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为了做好战地宣传工作,陶铸还决定政工大队长鲁明健率十几个政工人员一起参加战斗。

会议结束时,几个支队长显得特别激动和兴奋,因为攻打日伪的县城,“应抗”还是第一次。

次日黄昏,驻扎在杨家河的第一、三支队和鲁明健的政工大队正整装待发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第二支队队长李又唐竟借口队伍集合不起来,拒绝参加战斗。

听到这个消息,战士们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就连老练沉着、有丰富斗争经验的陶铸,也被李又唐的“变卦”触怒了。

李又唐本是土匪出身,早在日寇进攻钟祥时,李又唐的一帮队伍溃散,李成为光杆司令。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陶铸。为团结他一道抗战,陶铸鼓励他吸取教训、振作精神,回应城收集溃散的部队,并写信给徐休祥,要求派人对他给予支援。走投无路的李又唐当时感动得痛哭流涕。然而,在此节骨眼上,这个本性难改的土匪头子却背信弃义,拒绝参加战斗。

在此情况下,陶铸又将孙耀华和几个支队长召集起来开会研究,决定攻打云梦城的计划不变。为防止李又唐再生事端,除安排适当人员监视外,还改变原来决定的行军路线,不走清明河,改道官渡口。

1939年9月30日夜晚,明月照地,清风扑面。“应抗”急速行军,绕道三合口,徒涉官渡河,于午夜前在离云梦城1公里的城西伍姓村停了下来。

陶铸立即作出战斗部署:三支队的两个长枪中队,分别警戒城东和城南两个方向日伪据点的增援;三支队的第二大队跟随陶铸留在城外,作为预备队,以便随时策应;一支队、手枪队、政工队和三支队的一大队全部由徐休祥、孙耀华、蔡松云等率领攻城;战斗结束后,部队迅速撤出城外,全部到城西郊外集合待命。

攻城部队摸到西门后,见城门紧闭,便马上转向南门。发现城门右侧确有一个破洞,但用铁丝网和木桩堵着。战士们急忙架起人梯,剪去铁丝网,拔掉木桩,呼啦一下登上了城墙。不一会功夫,以潘学道为首的几名手枪队员便打开城门,城外的部队立即进入城内。

部队进城后,战士们分为三路,沿着大街,由南向西,直扑日伪驻地天后宫大庙。不等庙前敌人哨兵反应过来,先头部队已冲到大庙的第一层,用手枪逼着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伪军,缴获了挂在墙上的十几支步枪和大刀。被吓得失魂丧魄的伪军呆若木鸡,直到他们举起双手投降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这时,住在大庙第二层的伪军听到枪声后,便急忙拿起刀枪,绕过大殿冲了出来。一个黑熊般的大个子伪军,手举大刀,哗的一下,朝蔡松云支队长的左肩砍来。只见蔡松云一个急闪,便用手枪抵住了伪军的脑袋,令其放下武器。这个顽固的家伙突然转身将蔡松云死死地抱住,并拼命地夺枪。

这时,胡元兴大队长和潘学道等几个手枪队员赶了上来,三拳两脚,就将大个子伪军打翻在地,夺下了他的武器。

由于战士们行动神速,英勇奋战,几分钟的功夫,大庙中第二层的伪军全部缴械投降,统统被押往大庙的前殿看管起来。

当战士们猛烈地冲向第三层内殿里搜索的时候,由于敌人早已将大庙和相邻的民房墙壁打穿,使之房房相通,曲曲折折,一片漆黑。有的伪军借助这种有利条件逃之夭夭,有的则躲在暗处,企图负隅顽抗。

在搜索之中。一个战士的手臂被打中。战士们暴怒了,朝着黑暗处猛烈射击,击毙了这个罪有应得的敌人。

战士们发现大庙右侧的房里关押着数十名无辜的百姓,便砸开铁门,斩断绳索,将其全部救出。

就在与伪军进行战斗的同时,住在大庙左侧的日军宣抚班的鬼子听到枪声后,急忙爬上房屋,架起机枪,对着大庙的出口疯狂扫射。蔡松云立即指挥战士们就地分散隐蔽,以大庙的墙壁和门窗作掩护,组织火力还击。

由于日寇的机枪是架在人字形的房顶上,机枪手又是以屋脊为掩护体,在负瓦的椽子上面开枪,致使战士们始终打不着目标。就是用手榴弹甩上去,也只是骨碌骨碌往下滚,在目标以外的地方爆炸。

为拔掉这颗钉子,三支队队长蔡松云当机立断,一声令下:“烧!”战士们立即将敌人的住房和天后宫大庙的前后大殿堆起柴草,烧得日军在屋顶上哇哇乱叫。

至此,日伪军已大部被消灭,东方开始发白。为防附近日寇据点的增援,孙耀华、徐休祥、蔡松云等经过简单商议后,决定分批撤出战斗。于是,孙耀华、蔡松云率队在前,徐休祥和手枪队断后,撤离大庙,与前来接应的第二大队汇合,仍从南门退出城外。

当部队全部撤出城外时,城内已火光冲天,人声鼎沸,日军的弹药库也被烧着,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客观而言,这次战斗规模并不大,战果也并不显赫——共毙敌22人,俘敌36人,缴获枪支、大刀等武器20多件,手榴弹和子弹10多箱,烧毁了敌人一座弹药库。

然而,这毕竟是中国军队在鄂豫边区首次攻克沦陷的县城,故其方方面面的影响很大。国民党汪伪政-府惊呼“一支不明番号的部队攻占了云梦城”;国民党五战区也在报纸上抢功劳“我五战区派出精锐武装,拿下了云梦城。”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场胜利如同一颗巨大的“政-治炸弹”轰动了鄂中群众,极大地鼓舞了他们的抗日斗志。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nnyjd.com/yule/632.html

栏目:娱乐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